第40节(1/2)

    百度搜索“m.blwenku123.com”或收藏 m.blwenku123.com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!

合污,且也为民除害,祖父在天之灵,想也不会怪罪于你。”

    柳应摇了摇头,并未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只道,“我挑了山寨下山,过得也是浑浑噩噩,全不知将来如何。当初也是机缘巧合才进了冉府,现在想一想,不由大是庆幸。”

    他抓着少爷的手放在唇边深深亲吻,而后低声道,“从前只觉得命运不公,遇上少爷,我却觉得老天待我已然不薄。”

    第46章 我看谁敢!

    柳应对小少爷剖开心肠,细细述说了一遍,两人厮磨一阵,柳应便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两人既通了心意,便不差这一时半刻缠绵,且都有正经事要忙——冉季秋自然以读书为要,柳应则要去处理眼下这一桩播散的流言。

    柳应离去,冉季秋便独自待在作文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五福忽然急匆匆跑进来,因为跑得太快还差点被门槛绊一跤。

    “少、少爷!”

    冉季秋转头,见他面色慌张,又跑得气喘吁吁,连句囫囵话都说不全,不由得大为奇怪,“这是怎了?”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五福好歹喘匀了一口气,脸上万分焦急,“冉、冉族长领着族老杀上门去,说是要逼着老夫人择选嗣子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冉季秋又惊又怒,霍然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前脚散播谣言,后脚冉氏族长就上门逼迫,便是瞎子也看得出来,这是早已谋划好的。

    冉季秋脸沉似水,一边吩咐备车,一边快步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到得门外,四喜已经急得不行,见了他就赶上来,“少爷快快回去,那帮子人来势汹汹,夫人怕是支应不过来。”方氏见过当初冉明礼率冉氏青壮逼上门的阵仗,一见他们再度上门就知不妙,立刻便打发他出来找冉季秋。

    冉季秋也不废话,“走!”说着一撩衣摆就爬上马车,车夫立刻挥鞭,驾着马车向冉府疾驰。

    且说这厢,冉明礼实则馋涎冉家家业已久。

    冉家这一支人丁单薄,几代下来多是单传,偏偏读书争气,最差都能考中秀才,又有一笔庞大家业,在冉氏族中是顶清贵的一支。

    原先冉家也并非无人觊觎,只是他家出的官老爷多,便有些心思,也无人敢打那个盘算,等到前几年冉仲辉及冉父相继去世,偌大个冉家便只剩下几个孤儿寡母,正如小儿怀金过闹市,有些人的心思便活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几年下来,不论是族里族外,但凡能寻到机会的,无一不想从冉家咬几块肉下来。倒是多亏冉母手段凌厉,镇住了几个吃里扒外的掌柜,又拿大放小,好歹保下了冉家大半的产业。

    然而贪心不足蛇吞象,这几年眼看冉季秋渐渐成人,且又承继了先祖读书的颖悟,眼看又要是个仕途有望的官老爷,那些往常占过冉家产业的人,且不说心虚与否,只不能再从冉家占便宜这一项就足够令他们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冉季秋便成了某些人的眼中刺、肉中钉,只奈何当年冉仲辉被山匪害了 Xi_ng 命,冉母如惊弓之鸟,重金礼聘柳应入府,贴身护卫儿子安全,这才没让那些人的手段得逞。

    冉明礼心里也急。

    冉家与万家结了梁子,他表面担忧,实则心中暗喜。故而,万父上门稍加怂恿,他便欣然从之,要以族长之威,逼迫冉季秋去到万家赔罪——万全的腿被冉家下仆打断,一旦冉季秋真去了万家,万父万母定然不会轻轻放过他,到时候便是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。

    没了冉季秋,余氏和方氏两个寡妇就没了凭依,只能随他摆弄,到时候冉家的家财还不是随他取用?

    不过冉明礼费尽心机鼓弄唇舌,以财帛诱惑几名族老随他上门逼迫冉家就范,却没想到那个柳应竟然这样厉害,仅凭一人就守住了冉家不说,还把他们带去的冉氏青壮都打出了门,闹得冉明礼连带冉氏一族都丢了好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经此一遭,若是个有气 Xi_ng 好脸面的,说不得当时就开了宗祠,将冉家除族,不过冉明礼狠话是放了出去,却又迟迟未动,只因心里打得好盘算:冉季秋与万家结了梁子,万家定然不会轻轻揭过,正是个除掉冉季秋的好时机。这样时候,冉家若还是冉氏一支,族长便天然有

    着管束的权威,便是谋夺家产,也能美化一二,教旁人说不出来话。

    他的算盘打得好,总算也不负他一番苦心,不出一月光景,就叫他等来了机会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冉家正厅。

    冉母坐在上首,一言不发,神情


    第40节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