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节(1/2)

    百度搜索“m.blwenku123.com”或收藏 m.blwenku123.com 最新耽美完本每日更新!

不是很简单嘛。”

    解决了这个大问题,alpha的眉宇立刻舒展了,面上也带了欣 We_i 的笑意:“对,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赞许,一边立刻吩咐去做,拇指还爱惜地摩挲着手上的戒指,笑容隐隐带了点奇异的病态:“他会喜欢的,这颜色很合他的肤色。”

    好友这才松了口气,alpha近一年虽然不怎么发疯了,可要真的发起疯来还是要人老命的,十个a都不一定能按住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太太走之后,alpha的疯病才从骨子里一点一点地蔓延上来的。开头第一年,他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妻子,白天拿刀划自己的后颈,到了晚上就呆呆地流眼泪,自言自语。昔日在车上安炸弹的从犯,再到街上安炸弹的幕后主使,包括科学院误判的一群监察官,他全都没有放过。人一旦没了底线,那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好友想起那些血淋淋的场景,这才后知后觉地领悟到,他的太太或许就是alpha当时不自知的底线。就像他自己说的,在世界逆转之后,是ga一直保护着他,他以前还不能理解那种保护,可是当这层缓冲的避障彻底消失了,他才意识到,那种温柔的真心有多珍贵,而他践踏了这种珍贵,又把它给毁了。

    ——他为此发疯地惩罚自己。

    第二年,alpha在政绩上越发突出,感情上也越发神秘。只有亲近的朋友知道,他疯得越来越严重,也越来越瘆人。他经常对着镜子说话,那些温柔的,饱含爱意的喃喃自语,足矣打动世界上任何一个人,却无法令他最爱的那一个人回应一句。

    也就是从这时开始,他有了收集对戒的嗜好,不光是对戒,还有其它尺寸相合的华衣、珠宝之类,他把它们堆在家里,像堆龙的财宝。好友知道,他都是给那个人买的,他偏执地花钱,给那个早就死去的人花钱,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心里的空洞不那么大。

    “你买这么多,有什么用呢?”他也忍不住劝他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赚这么多钱,又有什么用?”alpha神情专注,喃喃地反问,“我给他花啊,这些都是给他的……他会喜欢,肯定会喜欢的……”

    好友悻悻闭上了嘴,他的后背发寒,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了。

    第三年,alpha的疯病好像终于有所好转了,虽然有时候好友带着妻子去他家,偶尔可以看见他对着镜子下跪,练习求婚的场景……不过,总体还算是稳中向好的恢复状况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:有位政府要员的太太生病了。

    这位太太每年固定要出去旅行两次,这次的病也是旅行带回来的,一开始是风寒,后来不知怎么回事,忽然加重了,不光她丈夫慌了神,社交圈也小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因为这位太太的身份多有来头,只是因为,整个世家圈子里,也只有这么一个女人,敢甩alpha的脸,给发疯的男人喂巴掌,alpha一句话不能多说,清醒了还得上门说谢谢,后续十有八九会被人从家里赶出去。

    ——是的,族姐生病了。

    本来确实只是小小的风寒,后来一不注意保养,就在夜里发起热来,让家里人也跟着慌了。由于病得重,原本约了要和弟弟一起完成的计划也不得不违约。ga左等右等,等不到姐姐的消息,私人通讯又打不通,索 Xi_ng 一个电话叫到了姐姐家里,等着佣人接。

    这时候,alpha正好上门拜访。

    他手上不见鸽血红的权戒,仅仅戴着那枚朴素的铂金指环,径直便从花园踩着雪进来了。由于女主人生病了,男主人正照顾着,给家里其他人一千个胆子也不敢赶他出门,于是急忙恭敬地请他坐下,alpha挑起眉梢,觉得以前可没这待遇,还在心中稀奇了一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客厅旁边的古董挂耳式电话响了,族姐家里不兴用太多人,这会人人都在忙着,竟没有一个人分出手来管这通要命的电话,alpha坐了半天,这电话铃也响了半天,颇有种不接不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见它响个没完,alpha想了想,居然纡尊降贵,自动坐到电话旁边,把话筒拿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喂?”他懒懒地问。

    ga措手不及,要把一句话憋回喉咙去,实在是太困难了,他吞了一口刺骨的冷风,仅从嗓子眼里闷出了一个短促的“嗯”来。

    alpha握住话筒的手紧了紧,心头当即一动。

    ……这是谁接的电话,声音怎么这么耳熟?

   


    第37节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